缺水时海水也能解渴(图)

发布日期:2022-01-02 17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华北地区作为全国缺水形势最为严峻的地区之一,近年来一直在探索破解缺水困局的途径。为了给北京城市缺水难题解困,“南水北调”工程受到社会各界的翘首企盼。随着正式通水时间临近,给北京“解渴”的话题又一次受到全社会的关注。

  海水淡化也称海水化淡、海水脱盐,是指将水中的多余盐分和矿物质去除得到淡水的工序,是实现水资源利用的开源增量技术。海水淡化主要提供饮用水和工农业用水,不但可以开源节流,增加淡水总量,生产有用的副产品,且不受时空和气候影响,对生态环境影响小,水质稳定,可以保障沿海居民饮用水和部分工业用水。

  海水淡化在我国开展的时间比较长,1958年就开始用电沉析的方法做海水淡化了。在这以后,进入到一个比较快速发展的时期,当时在国家海洋局的组织下成立了海水淡化研究室。我国大规模海水淡化的应用是在1997年和1998年。现在我们做的海水淡化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蒸馏的方式,另一种是膜的方式,也就是俗称的热法和膜法。

  虽然我国做海水淡化的时间比较长,但从1958年开始到目前为止,跟国际上相比,我们的规模仍然非常小,截止到2013年年底,国际上海水淡化的规模已经达到每天8000万吨,而我国只有每天100万吨。

  对此,王寿根的看法是,随着现在科学技术的进步,用海水淡化的方法作为解决京津冀地区饮用水的补充,甚至是重要补充,前景还是非常看好的。尤其是对于北京这样一个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300立方米,只是国际人均水资源占有量1/8左右的严重缺水城市来说,淡化水无疑是很好的选择。

  “海水淡化有个前处理过程,要进行杀菌、灭藻、澄清等操作。”针对一些人对淡化水依然不安全的疑虑,中国海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雷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:“经过矿化之后,淡化水完全能够满足人体所需的各种矿物质和营养物质的需求,大家可以放心饮用。”

  “因为在国内推广还有一定的障碍和问题。”国家海洋局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总工程师阮国岭解释说,首先是不管膜法制成的水,还是热法制成的水,pH值都在6.3~6.8之间,如果大规模地进入管网,那么目前以钢管、镀锌管或者是金属管为主的市政管网就会受不了。也就是说,必须对淡化水进行再处理,即把酸性水改成碱性水后,才能进入。

  其次,跟整个国家水价格机制也有一定的关系。为了物价的稳定,我们的水价一直是价格和价值相背离的,政府给了老百姓一个低水价。而海水淡化是用能源来换取水资源,好比有两个杯子,一个是海水淡化水,另外一个是江河水,那么肯定海水淡化要比取用当地开发的地表水的价钱高,这样的低水价体系,客观上又比正常原地开发水整体要高,这样就形成一个差价。谁来为这个差价买单?是让消费者买,还是政府来补贴,这也是个问题。

  王寿根说,海水淡化分两类,要看用途是什么,也就是说,海水取自哪个海域,跟今后干什么有直接的关系。是市政用还是工业用?如果是市政用就要有明确的规定,水源必须是合格的,同样,海水淡化的水源必须合格,必须是国家三类海水以上。但是如果是工业用,尤其是制备工业用,国家就没有规定。

  “无论怎么说,我们国家对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有明确要求,淡化水进入管网必须按照这个标准评定进行监测,一定要做到完全合格,就相当于我们现在北京市的这么多水厂能做到合格供水一样。”王寿根如是说。

  阮国岭说,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渤海湾水域作为水源地不符合要求。但他说,在渤海湾取海水,通常的取水口都要往海里深一些,因为渤海水浅,所以取水的浊度就会偏高一些,而取浅水区的水要比取深水区的水多花一些成本。

  雷波让大家放心,渤海的环境对于海水淡化来讲,目前还不是很严重,何况,在海水淡化之前还要进行杀菌、灭藻、澄清等程序。但他也表示,应该避开一些重污染海域,按照海洋的功能区化,优先划定取水口区域,在最佳取水口取水。

  淡化水进入京津冀地区时,民众会不会有知情权?对于这个记者格外关注的问题,阮国岭和雷波都表示,老百姓应该有知情权,一个透明的社会、发展的社会,一定会让老百姓知道,这是必然的。

  {!{list[state.cursor].imgtitletitle}}